head
草莓app破解版下载无限次-草莓视app安卓无线看下载-草莓无限破解版永久
搬家的那些事
(2021-08-03)

搬家的那些事

萊新鐵礦 馬國梁

 

三十多歲的年紀,大大小小搬了十幾次家,雖不算奇聞,但也算是少見了。

聽老人們說,父母剛結婚時,是沒有婚房的。爺爺、奶奶、四個叔、一個姑,一大家人擠在冬天漏風、夏天漏雨的三間土坯房里。一直到我出生,我二叔結婚,爺爺奶奶想來想去,再這樣下去三叔、四叔、五叔怕以后找不到對象了。因此傾其所有,東借西湊蓋了前院后院四間磚房,我家和二叔家各兩間,至此父母總算有了自己的房子。那時我還小,沒啥印象。

之后,父親到當時的張家洼工程指揮部當了工人,母親在村里干了“赤腳醫生”,我們家的生活漸漸有了起色。父母決定再蓋幾間房,全家老的少的便都齊上陣,姥娘、姥爺把大舅、二舅也攆到我家。姥爺說“啥時候你大姐的房子蓋完了,你倆再回來。”大概忙忙碌碌了近兩個月,四間嶄新寬敞的磚房終于建成了,這在80年代末也算是一件很敞亮的事了,當時村里人都夸老馬家的兒子兒媳有出息,自己攢錢蓋了大磚房。從我記事時,我就住在那里。

父母都忙于工作,我如“野草”般無拘無束地成長。父親說這樣下去這孩子野了性子將來不好管,因此和母親商量后,把我的戶口遷到了礦上。三年級下學期我告別了周家洼,來到了張家洼,從此張家洼成了家,周家洼成了老家。我和父親兩個人擠在一間單身宿舍里,父親白天工作,晚上輔導我作業,成績進步了,但歡樂少了許多。

每到周六周日,我就強烈要求父親帶我回老家。我將平日里省下的“金牌”巧克力、“大白兔”奶糖帶給我的小伙伴們一起分享,我給他們講礦山的故事,他們帶我去捉魚摸蝦。他們知道我住樓房后都很羨慕,因為他們大多數都沒見過樓房,其實他們不知道,樓房小了還沒有平房舒服。

第一次住進屬于自家的樓房大概是96年,父親花了兩三千元從202號樓買了套不到40平的樓房。一室一廳、一廚一衛,雖不寬敞也算溫馨。唯一不方便的就是和我父親住一間臥室,當時我最討厭的就是晚上父親應酬回來對我進行思想教育,雖是君子動口不動手,但是作為老政工的他一教育就是一兩個小時,我也著實吃不消。

這樣的日子在98年熬出了頭,我家從202搬到了210,面積也漲到了60多平,兩室一廳,我終于有了自己的房間,終于不用再聽父親的絮叨,終于可以睡覺前插上門躺在床上看武俠小說了。

隨著礦山效益的日益好轉,礦工們的生活也越來越好。礦上為職工改善生活居住條件的力度也越來越大了。2000年,父親從蓮河小區購買安居工程住房一套,三室一廳面積89平,這在當時也算“豪宅”,我住上了大房子,成了“城里人”。但“城里人”有城里人的不方便,每天上下學耽誤的時間太長,導致我睡眠不足。父親為了我更好的學習,不得不在礦上租房。從那時起,直到我上大學,我大概換了四次住處。畢業回礦上后,隨著結婚生子,妻子工作單位的調動,我又先后搬了三次家,一直到現在,我這“漂泊的人”才有了歸宿。

靜下來的時候,我常常會去想那些年搬家的那些事,那些長住或者借住,卻有故事的每一個“家”,在回味中懂得了知足和感恩。前面的路還很長,作為新一代礦山人的我們,只要有決心,有信心,不斷拼搏、不斷努力,更加美好的日子還在后面呢!


無標題文檔